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洲一泓

浮云聚散由风定 冷月阴晴任日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于村坊,长于洲头。喜琴瑟而不通音律,好读书却不求甚解。键盘敲得脆响,总觉词不达意,墨迹遍及邻里,难登大雅之堂。爱好广泛,无甚建树,天资不足,惰性有余。口体之奉虽不及人,然有高朋相乐,有文字相随,亦知足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散文 母亲的棉袄  

2011-05-04 08:02:5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母亲的棉袄

为母亲换棉袄的事,我们姊妹几个好为难。

那年初冬的一天,母亲去三里外的小镇上当街。刚走到街上,就听商贩在大肆招揽生意:刚出厂的大棉袄,五块钱一件。装着棉袄的大卡车旁围满了人。母亲见大家争相购买,也动了心,挤过去一下就买了五件,然后请人用摩托车载回了家。

星期天,我们姊妹几个齐聚娘家。母亲一脸的兴奋,从房间搬出一大摞棉袄,塞给我们每人一件。就像我们小时候,大年三十的晚上,母亲给我们每人发一件新做的家织布衣服一样。只不过我们没有了小时候的兴奋,因为我们一看就知道,这棉袄全是化纤的面料,里面的填充物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拿到手里真有点哭笑不得。但为了不扫母亲的兴,我们还是“笑纳”了。

天气渐渐变冷,母亲穿着那件五元钱的棉袄逢人便说:这棉袄真好,又便宜又暖和。见我们姊妹又陆陆续续买了新棉袄,母亲便不高兴,问我们为什么不穿她买的。我们只好哄她:留到天气更冷时再穿吧……

快过年了,我们几姊妹商量给母亲买一件好一点的棉袄,母亲听见了,鼓着眼睛对我们说:“又要给我买棉袄,有钱没哪放呀?你们不穿我买的,我自己穿还不行吗?”吓得我们忙说不买不买。

几年过去了,母亲仍然穿着那件棉袄走亲访友。

应该想想办法让母亲换下那件棉袄了,挨骂就挨骂。

于是,我跑到波斯登专卖店为爸妈各买了一件羽绒服,然后装作一副像捡了金元宝似的样子来到母亲面前:“妈,今天真走运,捡了一个大便宜。做棉袄的厂家亏本甩卖,空前的大特价,我动作快,正好……。”没等我说完,母亲便生气地说:“我这件棉袄还上好,又给我买棉袄。我不要,你自己穿吧!”我说:“难得的机会,买都买了,您就试试吧。”母亲很不情愿地边试边嘟哝:“我又不出去,穿这么好的衣服做什哩?怕要几十块钱吧?”我说只要三十多块钱。母亲瞪了我一眼:“三十多块钱可以买好多东西呢。”

我暗自高兴,虽然挨了几句训,但总算让母亲收下了。

春节期间,开服装店的侄女去给爸妈拜年。母亲穿着我买的波斯登给侄女看。侄女告诉她,这件衣服市场上至少要卖三百多。母亲惊得睁大了眼睛,等到我一进门就呵斥我:“一件棉袄三百多,亏你舍得!想想你们小时候,一件衣服要穿多少年,老大穿了老二穿,补丁层补丁,现在日子过好了就不把钱当回事。下次再买这么贵的衣裳我就扔出去!”吓得我连说“不敢”,心里暗笑 :您舍得扔吗?

春节一过,母亲便把波斯登藏进了衣橱,又穿上了那件五元钱的棉袄。

我们姊妹几个绞尽脑汁,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,翻着一张过期的报纸,故意在母亲面前说:“今年北方遭了灾,很多人没吃的不说,连衣服都没得穿。哎呀,北方那么冷的天,没衣服穿哪能受得了呢?我们把那些不怎么穿的衣服捐出去吧。”母亲心特软,平时最喜欢接济穷人了,听说有人没衣服穿,便马上说:“把我那些平时不穿的衣服也拿去吧。”见母亲中了圈套,我们赶紧趁热打铁:“您身上的棉袄挺暖和的,也送给人家抵抵风寒吧。”

母亲这次没有犹豫,脱下了棉袄,并说:“把你们那几件也送给人家吧,放在那里怪可惜的。”

总算把母亲的那个棉袄换了下来,但真要母亲不过于节省还真不容易。母亲的拖鞋鞋底都磨掉一截了,洗脸毛巾当抹布都没人要了,梳子都缺齿了,棉毛内衣都换领子了……我们都不敢动。一次,我把母亲一双补了补丁的布鞋扔到了离房子几十米远的垃圾堆。第二天,母亲发现鞋不见了,硬把它找了回来,当然我也免不了挨一顿骂。

有一次,三妹夫带着一位“高价收破烂”的来到母亲家,把母亲的破烂衣物大部分收走了。过了一会,妹妹带来了一大堆衣物指给母亲说:这身内衣自己穿大了,这双鞋穿小了,这衣服不好看,买了好久不愿穿,搁在那里都搁烂了……都怪他(指妹夫)不会买东西,扔掉又可惜,妈试试吧,能穿就不要浪费。

但这出戏很快就被精明的母亲看穿了,于是妹妹同样没有逃脱母亲的指责,好在妹夫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,妈不好怎么说他,只是连说“可惜呵,那些东西还上好的。”

有时弟媳妇倒能想出些好办法,给妈妈买了衣服回家,先穿在自己身上,故意在妈面前晃来晃去,说这件衣服不合身,那件衣服太老气,干脆半价卖给别人或者送人算了。这时妈妈最多会说她几句“买衣服也不试一下”、“浪费钱”之类的话而收下了。

现在,父母都已八十多岁了,八十多岁的父母仍不辍劳作,不顾我们姊妹的反对,每年还要种上几亩地的花生,种的花生除了分给我们姊妹之外,便卖给下乡收花生的人。逢年过节,儿女们给她点零用钱她都不肯接,即使接了少许也不肯花,把它和卖花生等农作物的钱一起存起来,然后想方设法花在孩子们身上。去年,弟弟买房了,母亲居然一下子拿出了一万多元的存款。要知道,这一万多元钱是母亲一分一厘积攒起来的,或许从七角多钱一斤的肉价时就开始积攒了。七角钱一斤的肉母亲舍不得吃,七块钱一斤的肉母亲还是舍不得吃,现在十几块钱一斤的肉母亲更是舍不得吃。而当她的孩子们需要钱用的时候,她却毫不吝惜地拿了出来。我们都劝他们不要太省了,可他们还是舍不得花钱,真拿他们没辙。

母亲的波斯登又穿了好几年了,每次穿起来还要在外面罩上一件外套,生怕弄脏了,除非有客人来或者出外做客,否则舍不得还它真面目。

唉,妈妈呀,节省了一辈子,您就让我们省省心吧。

二○一○年十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谢谢香儿边框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5)| 评论(15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