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洲一泓

浮云聚散由风定 冷月阴晴任日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于村坊,长于洲头。喜琴瑟而不通音律,好读书却不求甚解。诗歌吟咏,无所不喜,书画琴棋,无一能专。天资不足,惰性有余。口体之奉虽不及人,然有高朋相乐,有文字相随,亦知足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随笔 怀念母亲  

2012-02-29 23:05:26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怀念母亲

(一)

今天是我的生日,每年的这一天,我都会格外想念母亲,而今天,这种想念格外凄楚。

母亲离开我们已六个多月了,却总觉得还能够再见到她。这段日子我常常自责,母亲在的时候,不能多去陪陪她。母亲生病前最后一次去看她却没有见到她老人家。那天上午没课,我便驱车去娘家。到了村庄,车子未停稳我就大声叫“妈”,满以为跟往常一样,母亲会兴奋地出来迎我。可没反应,走到门口,发现门锁了,父亲也没在家。找了老半天没找着。打电话问妹妹,妹妹说一定是又跟爸爸一起到地里干活去了。于是,我便到了妹妹家。等了大约一个小时,还不见母亲回来。因为12点要打卡,想到反正过几天就是端午节,端午节再去也不迟,便匆匆赶回学校。想不到这一离开便成了永远的遗憾。回家只隔了一天,便接到妹妹的电话,母亲颅内出血住进了医院。当我赶到医院时,母亲已经昏迷不醒了。我以为还有治愈的希望,还有跟母亲说话的机会。可当我找到医生,医生的话像一根针,无情地扎在我的心上:母亲的颅内已积血太多,已无回天之术了。我的眼泪在眼眶里转,但我仍然不相信这是事实,希望有奇迹发生。要知道,母亲的身体看上去还很硬朗啊,走起路来飞快,每天还不停地劳作。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没了呢?

事实是残酷的,医生没有挽回母亲的生命。二0一一年的端午节,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
我好后悔头一天没给母亲打个电话,她知道我会去一定会在家候着我的。我本想通知她的,但我怕她知道我会去,又要想方设法去给我弄好吃的,因此就直接去了,没想到扑了个空。三妹告诉我,母亲那天割了一担艾叶回来,是准备大家过端午节的(我们端午节的艾叶,每年都是母亲准备的)。

回到学校以后,妹妹打电话给我,说母亲时刻念叨着没见到我,说晓得我会去的话怎么也不会到地里去。母亲是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。

失去母亲,我很悲痛。直到现在,我仍不相信这是事实。母亲在时,总盼望着我去。有一段日子,弟弟弟媳在外面做生意,我几乎每个星期会去看一次父母。每次见到我,母亲都很高兴,听到我的声音便会立刻放下手头的活快步迎出来,给我泡茶,给我找好吃的。有时姊妹们或其他亲戚朋友送她点好吃的,她也要留着等我们姊妹去吃,常常是新鲜的东西留着留着都坏掉了。我要是在那里住,母亲还要给我铺好床,冷天还要给我晒好被子。我说我又不是客人,自己会弄。可母亲就是不要我自己动手,说我不知道东西放哪。边忙边陪我聊那些永远聊不完的话题,然后又陪我一起到妹妹那里去玩。有时母亲有事,我便一个人去妹妹那里,母亲一忙完,必定也会赶去妹妹家,和我们一块聊天。有时一起帮妹妹拆菜洗菜,一起做饭,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刻。那种温情,是任何感情无法取代的。那时的母亲总会掰着手指算还有几天是星期天。要是隔了一个星期没去,就会叫妹妹给我电话,问我是否有什么事。那时的我,总会感激老天爷的恩赐,在我快要退休的年龄,还能享受到八十多岁父母的关爱。

现在,每当看到别人陪着母亲聊天或搀着母亲逛街的时候,听到别人给自己的母亲打电话的时候,我的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与懊悔。母亲在的时候,我总以为有的是时间。弟弟与弟媳照顾老人很周到,所以他们回来以后,我去的次数就少些了。想看她的时候,因为身边有点事就往后推,甚至想等到退休后住到那里去陪她吧。现在才知道,没有以后了,再也找不回与母亲在一起的幸福时光了。想到这里,我的眼泪又流下来了。母亲呀,女儿在心里的千万次呼唤你可听见:母亲,你在哪里?女儿好想你。

(二)

前段日子,因为姊妹三套房子同时装修的缘故,弟弟常常住在我这里,让我感到了一种依托,也冲淡了一些失去母亲的痛苦。但我仍时常会想起母亲。弟弟回家以后,我对母亲的怀念尤为深切,想她对我的牵挂,对我的嘱咐,对我的依恋……任凭泪水肆意流淌。睡梦中也常见到母亲,不知道母亲已经去世,醒来后一种失落感涌上心头,常常因此而睡不着觉。春节期间又翻开了弟弟去年的全家福。照片上的母亲还在看着我笑,好像有好多话要对我说。那时的母亲是多么健康,说起话来声音宏亮,思维一点也不像八十多岁的老人。谁也没料到,不到半年竟然离我们而去了。母亲健在的时候,我曾几次梦见她去世,几次都从睡梦中哭醒。想到母亲真的去世了我会如何心痛。现在母亲真的离开了我们,我再也没有机会见母亲一面,再也不能听母亲说一句关心我的话了。我内心的痛楚不知对谁诉说。母亲呀,您可知道,您去世时,我去取您的相片时是怎样地一路擦眼泪,怎样地哭着把您的照片抱回家的啊?您下葬的时候,我是怎样地痛哭着不肯离开?安葬您以后,再次回家时,绕到四周冷冷清清墓地,想到没几天的时间你就躺在那冰冷的地里,我是怎样地跪在您的坟前放声痛哭?现在,我只能看着您的照片,照片里的您离我是那样近,却又不能说话。那种隔靴搔痒、望梅止渴的滋味是多么的难受。

母亲呀,您怎么放得下我们呢?您就回来看看我们吧,哪怕是看一眼。您不是说过些时候来我这里看的么?女儿多么希望您能与我们一起,再照一张大全家福呀!

 

      二○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夜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)| 评论(5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