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洲一泓

浮云聚散由风定 冷月阴晴任日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于村坊,长于洲头。喜琴瑟而不通音律,好读书却不求甚解。键盘敲得脆响,总觉词不达意,墨迹遍及邻里,难登大雅之堂。爱好广泛,无甚建树,天资不足,惰性有余。口体之奉虽不及人,然有高朋相乐,有文字相随,亦知足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 纪实散文 姐姐,我童年的引路人  

2014-01-14 23:39:54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姐姐,我童年的引路人

  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第三个冬天的一个下午,一个女孩呱呱坠地,她的降生像一树梅花点缀着衰败的冬天,又像一颗小树苗给一个家庭带来了生机。这个女孩就是我的姐姐。

感谢造物主的偏爱,她不仅给了姐姐美丽的容颜,也给了姐姐聪明的天赋。虽然生活在缺吃少穿的年代,但由于父母的开明,姐姐却有幸走进了学堂。要知道,在我们村上,姐姐还是第一个能读上书的女孩。当时,我和妹妹相继出世,父亲又在外工作,里里外外都是母亲一个人,不少人都劝母亲把她留在家里带我和妹妹,还说女孩读了书也早晚是别人的人,母亲却没有动摇。想想在那样的情况下,姐姐能读上书,真是不容易。

姐姐读书成绩很好,深得老师们的喜欢,每每有孩子不听话,老师总喜欢拿姐姐来作榜样,教育学生好好学。姐姐初中毕业后,村上读书的也逐渐多起来了,却苦于没有老师,大队书记听说姐姐读书成绩好,就想让她去学校教书。但父母亲没有答应,姐姐自己也坚持要继续上高中。就这样,姐姐成了村上的第一个女高中生。

姐姐比我大三岁,却是我童年时期的引路人。

在我六岁那年,母亲替我背上书包,于是,我跟着姐姐跨进了学校的大门。我们成了姐姐之后村上第二批上学的女孩,其中一位叫凤香的是姐姐的同龄人,又住在我家隔壁。她经常来我家跟姐姐一块儿玩,一块儿做作业。于是,我成了她们的累赘和尾巴,姐姐她们玩什么,我也要跟着玩什么。所以,她们总是想方设法甩掉我。而我却缠着她们不放。不带我一起玩,我就耍赖皮,弄得她们常常躲着我。

姐姐虽然不愿带我出去玩,但却要我跟她一起做作业,还会不断地鼓励我。记得读四年级那年,全大队要在一个宽敞的山地上开一个批斗大会,学校要派学生代表发言,老师安排我去,我便请姐姐给我写发言稿。姐姐给我写好了稿,还教我念,鼓励我不要害怕。我鼓起勇气走上了拥有几千人的会场的主席台(一块高坡地),看到下面黑压压的一片人群,还是很紧张。那时没有喇叭,更没有麦克风,只记得我当时的声音不大,现在想来,下面的人根本没法听得清。但这次的发言对我来说是个很难得的锻炼机会,以后一直到高中,大会上学生代表发言总有我的份。

我喜欢上小说也是受姐姐的影响。姐姐自己特别喜欢看书,并且总能把书借到家里来。在我还是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姐姐就从自己借来的书中拿一本掉了封面的书递给我:“你想不想看小说?可好看呢。”我不知道小说是什么样的书,但只要是姐姐喜欢的,我也喜欢,便不假思索地接受了。开始没嚼出什么味道,看到姐姐那么起劲,认为姐姐那本更好,于是要跟她换。姐姐真的跟我换了。于是我很认真地读了起来,有些似懂非懂了,再后来读出味道来了,而且越读越投入,伙伴们邀我去玩我也不去了。没几天居然把一本那么厚的小说读完了。又向姐姐要另外的一本。姐姐说再看可以,但要把看过的故事情节讲给她听一遍,如果讲不出来,就别想再看了。当时我们在做饭,姐姐炒菜我烧火,我边烧火边讲,居然有条有理地从头到尾地讲了出来,姐姐高兴地直夸我:想不到还真看懂了,讲得也不错。于是,姐姐又经常给我借书看。

于是,我渐渐迷上了小说,盼望周末的到来,每个周末我都会翘首姐姐回来的方向,不等姐姐把书包放下,我便迫不及待地问姐姐有没有给我带小说,有时候姐姐说没有借到,我便很不高兴,等姐姐出去了,我会偷偷地去搜查姐姐的书包,希望能得到意外的收获。

记得那时家里的事情很多,每天一回到家,便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,每天很早起床,有时是煮好饭等去田地劳作的妈妈回来吃,有时去田埂上割草,挑回来晒干当柴烧,吃完饭再走四五里路才能到学校,下午放学回家又有很多事要做,晚上要忙到好晚才能坐在煤油灯下做作业看书了。那时煤油紧缺,睡晚了妈妈会催,想看小说实在不容易。只好设法挤点时间,白天吃饭看,走路看,烧火也看,常常因为边烧火做饭边看小说熄了火而挨妈妈的骂,要知道当时的洋火(火柴)比粮食都贵,有钱都买不到。但小说主人公的命运让我牵挂。在这种情况下,居然看完了《青春之歌》、《苦菜花》、《第二次握手》、《人性的证明》等长篇小说。

初二年级我就开始接触古典章回小说,《薛仁贵征东》我读得津津有味。书中薛仁贵在我的心里成了神一样的人物,他力大无比,勇猛刚直,在征东的过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。我会为他的遭遇或喜或悲,有时对他钦佩不已,有时又为他打抱不平。半文言小说对我的阅读和写作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,以致我后来的文言文也学得比较轻松。

到了高中,我的阅读兴趣越来越广了,寓言、童话以及各种知识方面的书我都读,只要能弄到的,我都如获至宝。有一次,发现姐姐的书桌上放着三本厚厚的《十万个为什么》,便贪得无厌地全搬了过来,放到教室里的书桌里,一有时间便拼命地看,谁知一次吃完饭进教室准备拿书看时却发现三本书不翼而飞了,我非常痛心,丢掉半个月称米的票我都没哭,这次我哭了,哭得很伤心。虽然姐姐没很责备我,我还是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。

书籍充实了我的内心世界,丰富了我的精神生活。为我后来爱好文学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
应该说从小学到高中姐姐一直都很关心我,她不但鼓励我读书,还鼓励我全面发展,她教我识简谱、吹笛子,我后来学会吹口琴、弹风琴无不受她的影响。

我应该感谢姐姐,她是我童年时代的引路人。

姐姐退休后姐夫也退居二线,两人一块去了成都,与在设计院工作的外甥住在一起,照顾他们一家的生活,接送孙女上学,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。虽然天各一方,但姐姐还经常牵挂着我们姊妹,牵挂着父亲。不时地给我们打电话,询问我们的生活工作情况。我也经常会想起姐姐,但我很少打电话,姐姐没有因为我的懒散而责怪我,仍然主动联系我。现在好了,我们可以网上聊天,可以清晰地看到对方的样子,免去了不少思念之苦。看到姐姐还是那么显年轻,我感到很宽慰。但愿幸运之星永远照耀着姐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1)| 评论(8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