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洲一泓

浮云聚散由风定 冷月阴晴任日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于村坊,长于洲头。喜琴瑟而不通音律,好读书却不求甚解。诗歌吟咏,无所不喜,书画琴棋,无一能专。天资不足,惰性有余。口体之奉虽不及人,然有高朋相乐,有文字相随,亦知足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 散文 一条绸缎被面  

2015-04-26 09:34:28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一条绸缎被面

在我的箱底,一直存放着一条绸缎被面。这是我保留至今的唯一的一件嫁妆。粉红色的绸缎上绣着金色的牡丹图案,这在七十年代算是比较高档的被面了。说是嫁妆,其实是在我出嫁以后母亲给我买的。被面买来之后我没有立即带走,三妹说这被面真好看,以为是留给她日后的嫁妆。后来,村上人把三妹介绍给了同村一个留城教书的知青——我的三妹夫。出嫁时,三妹对嫁妆没有任何的要求,只是问起了被面的事,可母亲头也没抬,边干活边说那是买给我的,三妹便没再说什么。

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,当时三妹的眼泪就在眼眶里转,而母亲一点也没有察觉。其实,三妹并不是非要这条被面不可,我们几姊妹谁也没计较过嫁妆的多少与好坏,三妹只是觉得,自己即将出嫁,母亲却不能满足她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。

我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劝母亲把那被面给三妹,虽然我也很喜欢那被面,但它对于三妹却有不同寻常的意义呀。或许是因为习惯了小时候一起争玩具的原因吧,对于妹妹的感受我当时根本就没去在意。直到后来,我们姊妹见面的时间少了,便怀念起在一起无拘无束无任何芥蒂的日子,手足之情也愈加凸显出来。我便常常想起此事,一种懊悔与自责油然而生。

有时我想,母亲当时为什么不灵活变通一下,把那条被面给妹妹,让她高高兴兴地出嫁呢?说实在的,在我们姊妹中,除了弟弟,三妹对家庭的贡献可以说是最大的了。三妹比我小四岁,聪明善良,吃的苦最多,也最会替别人着想。读高中时姐姐生了小孩,三妹主动要求中止学业去带外甥。高中毕业后,三妹回乡务农,正好碰到修紫云山水库。由于父亲在外做工,我也刚刚出嫁,修水库的任务便落到了三妹身上。要知道,修水库是一种高强度的体力活,生活极其艰苦,即使是身强力壮的男人,也不堪其苦。女人们大都扛着一把四齿耙或锄头到工地,将土扒到土箕里让男人们去挑。三妹很要强,生怕别人说闲话,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,竟然挑着一副担子上堤,肩膀磨破了,血水将皮和衣服粘在一块,三妹忍着,坚持着。回来时,人已瘦得不成样了。

父亲长期在外,苦的不仅是母亲。姐姐毕业后被安排在农科所工作,弟弟还小。于是,我和三妹像男孩子一样地干体力活,推着土车子去几里路的小镇机米,去几十里地的地方推煤碳……这些重活累活,三妹总是争着去。很小的时候她就抢着去水井里挑水,那时的水井又深,三妹趴在井栏上,将系好绳子的水桶放到井里,装满水,然后吃力地一下一下往上扯,由于力气太小,扯一下便用脚踩住绳子,以免往下滑,再去扯下一段绳子。这活松懈不得,否则有可能会连人带桶栽到井里去。一桶水上来,往往是气喘吁吁,汗湿衣襟。想起来都后怕,现在的父母谁舍得让孩子去做那事?那时确实是没办法,母亲总是忙得喘气的机会都没有。我现在还记得三妹挑着一担水摇摇晃晃的样子。三妹还因此扭伤了腰,落下了腰疼的毛病。

三妹夫家是同一个村庄。出嫁第三天就和三妹夫一起帮母亲收割稻子。以后娘家事无巨细,三妹小两口都会去帮忙。三妹夫是书香之家,没田没地,可农忙时节比谁都忙。

前些年,弟弟弟媳为了生计,到广东、福建去做生意,照顾父母的重担大都落在了三妹及三妹夫的身上。说实在的,如果不是三妹夫妇,弟弟不可能安心在外做生意,我和姐姐也不可能这么安心地工作。在农村,重男轻女的思想之所以严重确实有它的道理,因为赡养父母的主要责任是儿子,女儿只是尽点义务而已。但是三妹和妹夫却完全尽到了一个儿子的责任。只要弟弟们外出,三妹就成了理所当然的接替者。父母的生活起居,她都关怀备至。问他们身体如何,看米缸里的米还有多少,被子洗了没有……上街便给他们买些好吃的。自己有什么好吃的,就把爸妈叫过去一起吃。父母不肯过去,就亲自送到家。做了豆浆必然要先送给爸妈喝。

三妹是善解人意的,或许她从来就没有怪罪过母亲。母亲去世,三妹哭得最伤心。

母亲去世以后,弟弟弟媳外出时,妹妹便不肯让父亲自己做饭了。每餐都做好饭叫他去吃。一日三餐,父亲喜欢吃什么,什么菜能咬得动,如何搭配,三妹都要精心安排。村上人都说,这么好的女儿女婿真是少见。

三妹不单尽心尽力照顾着父母,姊妹间不管谁有什么事,她都比自己的事还急。尤其对我,简直到了忘我的境界。听说我要买房,她便取出所有的存款借给我。只要是我喜欢的,她都会忍痛割爱给我,或者设法给我弄。她会把自己最喜欢的衣服送给我。知道我喜欢吃炒田螺,她会不顾寒暑,一有机会便给我去水塘里捞,还常常洗干净送来给我;若有好的鱼虾在她门口叫卖,她首先就想到给我买。我每次回娘家都是满载而归;每次回娘家,都有种温暖如春的感觉。三妹闲不住,有时还自己种一块田,或者一块地,然后源源不断地给我送来米和油……而我都是照单全收,一是不想违逆她的好心,二是想日后再回报她,可她总不肯领我的情。虽然姊妹之间不会去计较得失往来,但我觉得亏欠她的实在太多。她的对我的种种好处,更让我感到良心的自责与不安。

被面的事,或许是因为母亲太忙,来不及去考虑三妹的感受,但我却不能原谅我自己。每当我看到那条被面,我便会感到一种深深的内疚。那条被面后来母亲送到了我家里,我却一直没动,想有机会再送给三妹,又担心会勾起三妹心里的不愉快,便始终未能如愿。

一年年过去了,市场上的被面也越来越漂亮了。到后来,被子只用被套,不用被面了。那条被面就这样一直压在了箱底,也一直压在了我的心上。

有些事,过去了就永远过去了,不再有补救的机会。有些事,你想忘记它,却已深深地烙在了心底,怎么也抹不掉,尤其是亲情。

   

 

    

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4)| 评论(10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