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洲一泓

浮云聚散由风定 冷月阴晴任日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于村坊,长于洲头。喜琴瑟而不通音律,好读书却不求甚解。诗歌吟咏,无所不喜,书画琴棋,无一能专。天资不足,惰性有余。口体之奉虽不及人,然有高朋相乐,有文字相随,亦知足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 随笔 我与三堂兄  

2015-08-02 22:32:58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[原创]  随笔  我与三堂兄 - 洲一泓 -     洲一泓

 

我与三堂兄

总觉得,冥冥之中,上天注定我与三堂兄有一种不解之缘。

听母亲说,我在大约两三岁的时候,差点被淹死在门前的池塘里。

那是个一日不工一日不食的年代,凡是能做事的都要到生产队里去开工(劳动)。妇女生完孩子满一个月就要跟其他人一块去田地干活。家里有老人的还好,孩子可以交给老人照顾。家里没有老人的,就设法找村上的老人顺便照顾一下。大月里(女人生下孩子100天内)中途可以回去给孩子喂一次奶。等大月一满,做母亲的就只有等到收工回家才能看到自己的孩子。

在我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之前,我的祖母外祖母就已离开了人世。母亲只好把我托付给住在我家隔壁的二叔婆照看了。

二叔婆年纪大,眼睛也不大好使。一天下午,母亲去开工了,我照例被送到二叔婆那里。二叔婆让我坐在门口玩,自己做着别的事情。

或许是玩腻了的缘故,我自己提着一双鞋子就到门前的池塘里洗脚去了。那时,大人们在池塘边铺上几块石头,从田地回来都要到池塘去洗脚。大概是因为石头上长了青苔的缘故吧,我滑到了池塘里……

在这个时间段,所有的大人们都到生产队开工去了,七、八岁的孩子也到田梗上放牛去了,剩下的只有老人和牵不住牛的小孩。老人家都呆在家里,在外面玩的只有那些四、五岁的小孩子。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,一个小孩的声音叫了起来:“好看嘞——好看嘞——”

或许是我命不该绝,母亲这个时候却鬼使神差地回家拿东西来了。我家住在第一排,门前是一块场地,场地过去就是池塘。正在家里寻找东西的母亲忽然听到了外面的叫喊声,抱着好奇的态度跑出门,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:几个小孩在池塘边玩耍,叫“好看嘞”的正是三堂兄。池塘中央,一个小孩正在无力地挣扎。母亲急得不得了,又不会游泳。她急中生智,在门口拿着一根晾衣服的竹竿就向池塘跑去,用竹杆托起时才看清那小孩竟然是我……

在我知事以后,母亲几次提到此事,提到三堂兄,说当时不是三堂兄叫喊,早就没有我了。

其实,我与三堂兄的不解之缘又何止此事?

小时候,我和三堂兄一起放牛,一起玩泥巴,一起摘覆盆子吃……从小学到高中,我们都是同一个年级甚至同一个班。小学五年级是在村上读完的,六年级却要到离家六、七里的大队小学去读。三堂兄小时候很顽皮,经常躲到商店等地方去玩,等到放学了便和我们一起回家。大妈问我时,我总会如实地说三堂兄没去上课,不知躲到哪里去玩了。直到有一次,我亲眼看到大妈用棍子狠狠地抽打三堂兄。从此,我再也不敢跟大妈说三堂兄逃了学了。

初中是在大队读的。学校建在离家四五里的小丘上,来回要经过一座叫罗溪的小山,山里有一丛丛密密的树林,常常有豺狼豺狗之类的动物出入。特别是下雨天,一个人路过那小山总是提心吊胆的,时刻担心有豺狼之类的东西突然从林子里蹿出来。因此,每次都希望结伴同行。

我们村上有十多个男同学,有四个女同学。一般情况下,我们四个女同学会一块走。有一次,轮到同班同村的一位女同学值日,放学的时候天又下着雨。另外两位女同学跟着男同学走了,只有我留下来等那位值日的女同学。我帮着她一起把地扫完,然后便一块赶紧回家。走到罗溪山,见到处阴森森的,连说话也不敢大声,一个劲地往前走,眼睛四处张望。突然,几乎是同时,我们看见前方不远处的树林里,有四只小灯笼似的眼睛闪着绿光,我们吓得汗毛直竖,不敢出声,立刻掉转头,没命地朝罗溪村上跑去……

此后,下雨天我们几个女同学不敢上学,不敢回家,更不敢一个人往返了。于是,我就缠着堂兄,叫他们带我们一起上学,一起回家。

读初中时,学校的条件非常艰苦,桌子是两个木桩支撑着一块木板,凳子是从家里带去的。尤其是教室,只有三面是墙,另一面是用稻草编织起来的草墙,勉强挡挡风。每逢下大雨,外面的雨水便直接流到教室中间,同学们的脚一踩,便成了泥浆。

我那时是个科代表,一次下大雨时发作业本,不小心掉了一本在地上,本子上沾满了泥浆,正好是一位男生的。那男生便要我赔他作业本,还扬起手来要打我。这时,三堂兄马上跑过去,不由分说就揍了他一下,那男生见三堂兄力气大,便不敢反抗。从此,三堂兄便成了我的保镖。

高中毕业后,我和三堂兄都回乡务农了。为了摆脱繁重的农事,三堂兄便跟着我父亲学起了木工手艺。等学到能够拿到工钱的时候,三堂兄就说要给我攒钱买一辆自行车。要知道,那时能拥有一辆自行车不亚于现在拥有一辆小轿车呢,我不肯让他买。后来我当了民办老师,三堂兄便给我做了一个很精致的粉笔盒。那个粉笔盒一直陪我走完了民办老师的历程。考取师范以后,我便把那个粉笔盒送给了我的同事。

我一直都感激三堂兄对我的好。在我退休的前一年,三堂兄带领侄儿侄女办起了公司,要我到他的办公室去帮忙。我也想能够助三堂兄一臂之力,于是要求学校领导照顾我,半天在学校半天到公司。最后一个学期,领导特殊照顾我不用跑来跑去,只要帮助教委办写点材料就行。于是,我便整天在三堂兄的公司上班了。

等到公司走上正轨后,我因为要照顾孙子孙女,便离开了公司。但我仍牵挂着公司的兴衰,只要公司有需要我的地方,我便会尽我所能地去帮忙。

现在,公司已办得红红火火。三堂兄尽管很忙,但还是一直很关心我这个妹妹,为我的喜而喜,为我的悲而悲。我也常常惦记着他。

三堂兄有个倔强的性格,常常固执己见,幸亏有个聪明能干而又善解人意的三堂嫂。每当两人意见相左时,三堂嫂总让着他。侄儿侄女叫他少操劳公司的事,安心保养身体,他也不听。唯有我的话他还能听进去一些。除了要维护他董事长的尊严,在他的下属面前我会注意点,在其他场合我都会不知轻重地说他。但无论我说得多过分,三堂兄都没有怪过我。

值得庆幸的是,三堂兄的儿女们都很聪明能干,都能担负起公司的重任,可以让三堂兄省省心了。新厂房马上竣工,搬了新厂房后,三堂兄将要到老家去建一栋别墅。

等到搬进了新厂房,等到别墅建成,三堂兄便可高枕无忧。到那时,我们又有时间一起游玩,一起吃喝聊天了。

 

[原创]  随笔  我与三堂兄 - 洲一泓 -     洲一泓
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11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